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晨钟咚韵的博客

晨钟咚韵·原创空间——虚静恬淡,我心清静,我心飞翔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(二)  

2011-04-14 12:32:34|  分类: 晨钟咚韵随笔札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(二)

 

“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”是中国人知行统一的一种学习模式,也是中国人自我修养的途径。

 

“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” 是互补的,读书是静态的,行路是动态的;读书是一种静态的认识,行路是在实践中学习;静态的认识是有限,只有不断的实践,才能弥补静态认识的有限性。

 

古人都把“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”作为一种求知和自我修养的途径。因为这两者都能使人开阔眼界,增长知识和能力。

 

徐霞客、郦道元、裴秀、魏源等古人,都是“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”的典范和楷模。

 

徐霞客,原名弘祖,字振之,别号霞客,江苏江阴人,鄙弃科举,终身从事游历,是我国古代著名的地理学家、散文作家和旅行家。其著作《徐霞客游记》由他游历祖国各地时所写的日记汇集而成。他足迹遍及大半个中国,每至一地,必考察其地形、地质、水源等状况。他在探寻山川源流、风土文物的同时,重点考察与记述了喀斯特地貌的分布及其发育规律,是中国和世界广泛考察喀斯特地貌的卓越先驱。

 

郦道元,字善长,范阳涿州(今河北涿州)人。从少年时代起就有志于地理学的研究。他喜欢游览祖国的河流、山川,尤其喜欢研究各地的水文地理、自然风貌。他志趣于江河水利事业。其所著的《水经注》是为魏晋人的一部地理书《水经》作的注,兼具科学与文学性,记载了河道水利,并且,因水记山、因山记景、因景记人。为了此书的写作,他更是对于中原水利系统作了大量的实地勘察,对于我国中部130多条河流以及1200多条水道都有调查研究。

 

裴秀,字季彦,河东闻喜(今山西闻喜县)人。自幼好学,知识渊博。出身官僚世家,官至司空。接触到不少的地理和地图资料。他根据"六军所经,地域远近,山川险易,征路迂直",校验了魏国留下的旧图。由于旧图绘制粗略,加之地名改变,他在门客京相的帮助下,编制了我国最早的地图集《禹贡地域图》、《地形方丈图》。他在《禹贡地域图》序中提出了著名的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制图理论“制图六体”。

 

他提出的这些制图原则,是绘制平面地图的基本科学理论,为编制地图奠定了科学的基础。他的这些制图原则一直影响着清代以前中国传统的制图学,在中国地图学的发展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,在世界地图学史上占有重要地位。李约瑟称他为“中国科学制图学之父”,与欧洲古希腊著名地图学家托勒密齐名,是世界古代地图学史上东西辉映的两颗灿烂明星。

 

魏源,名远达,字默深,湖南邵阳人,是晚清思想家,新思想的倡导者,是近代中国“睁眼看世界”的首批知识分子的优秀代表。在当时“睁眼看世界”的首批中国知识分子中,魏源无疑是最有眼光的一个。他既坚决反抗侵略,又把了解和学习西方的科学技术当做对付侵略的方法。在魏源编撰的长达百卷的《海国图志》序言中,魏源就震聋发聩地提出“师夷长技以制夷”的主张。《海国图志》在中国近代史学史上,是第一部较为详尽较为系统的世界史地著作。其“师夷之长技以制夷”命题的提出,打破了传统的夷夏之辨的文化价值观,摒弃了九洲八荒、天圆地方、天朝中心的史地观念,树立了五大洲、四大洋的新的世界史地知识,传播了近代自然科学知识以及别种文化样式、社会制度、风土人情,拓宽了国人的视野,开辟了近代中国向西方学习的时代新风气。

 

魏源认为“行”是知识的真正来源,而不是死的书本,不“行”就得不到有用的知识。他对知行有个很形象的比喻:“披(即阅读)五岳之图以为知山,不如樵夫之一足;谈沧溟之广以为知海,不如估客(指海外贸易商人)之一瞥;疏(即注释)八珍之谱(名贵菜谱)以为知味,不如庖丁之一啜(品尝)。”

 

“俱往矣,数风流人物,还看今朝”。毛爷爷更是重视实际调查研究的伟人。毛爷爷在《实践论》中,是这样论述知行统一的辩证过程:

 

“秀才不出门,全知天下事”,在技术不发达的古代只是一句空话,在技术发达的现代虽然可以实现这句话,然而真正亲知的是天下实践着的人,那些人在他们的实践中间取得了“知”,经过文字和技术的传达而到达于“秀才”之手,秀才乃能间接地“知天下事”。如果要直接地认识某种或某些事物,便只有亲身参加于变革现实、变革某种或某些事物的实践的斗争中,才能触到那种或那些事物的现象,也只有在亲身参加变革现实的实践的斗争中,才能暴露那种或那些事物的本质而理解它们。这是任何人实际上走着的认识路程,不过有些人故意歪曲地说些反对的话罢了。世上最可笑的是那些“知识里手”,有了道听途说的一知半解,便自封为“天下第一”,适足见其不自量而已。知识的问题是一个科学问题,来不得半点的虚伪和骄傲,决定地需要的倒是其反面——诚实和谦逊的态度。你要有知识,你就得参加变革现实的实践。你要知道梨子的滋味,你就得变革梨子,亲口吃一吃。你要知道原子的组织同性质,你就得实行物理学和化学的实验,变革原子的情况。你要知道革命的理论和方法,你就得参加革命。一切真知都是从直接经验发源的。但人不能事事直接经验,事实上多数的知识都是间接经验的东西,这就是一切古代的和外域的知识。这些知识在古人在外人是直接经验的东西,如果在古人外人直接经验时是符合于列宁所说的条件“科学的抽象”,是科学地反映了客观的事物,那末这些知识是可靠的,否则就是不可靠的。所以,一个人的知识,不外直接经验的和间接经验的两部分。而且在我为间接经验者,在人则仍为直接经验。因此,就知识的总体说来,无论何种知识都是不能离开直接经验的。任何知识的来源,在于人的肉体感官对客观外界的感觉,否认了这个感觉,否认了直接经验,否认亲自参加变革现实的实践,他就不是唯物论者。“知识里手”之所以可笑,原因就是在这个地方。中国人有一句老话:“不入虎穴,焉得虎子。”这句话对于人们的实践是真理,对于认识论也是真理。离开实践的认识是不可能的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9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