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晨钟咚韵的博客

晨钟咚韵·原创空间——虚静恬淡,我心清静,我心飞翔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诗画惊人心——从李绅《悯农》和米勒《拾穗》谈起  

2010-06-30 13:51:09|  分类: 晨钟咚韵随笔札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诗画惊人心——从李绅《悯农》和米勒《拾穗》谈起

作者:晨钟咚韵

李绅和米勒是不同国家、不同时代的人。李绅在中国,米勒在法国。李绅(772—846年)是中国最著名的以表现农民题材而著称的悯农诗人。米勒(1814--1875)19世纪法国最杰出的以表现农民题材而着称的现实主义画家。然而,这两个人身上却有着共同的可贵品质:关心民生疾苦,敢于揭露剥削制度的残酷。

李绅在长年目睹农民终日艰辛劳作而不得温饱后,以同情和愤慨的心情,写出了脍灸人口,妇孺皆知,千古传诵的《悯农》诗两首:锄禾日当午,汗滴禾下土。谁知盘中餐,粒粒皆辛苦。春种一粒栗,秋收万颗子。四海无闲田,农夫犹饿死。

李绅的《悯农》,第一首深刻地描述了烈日炎炎中,农民挥汗劳作的场面,抒发了粮食来之不易的感叹。但通过锄禾的场景,我们清晰可见农民的疾苦。第二首着重揭露了旧社会农民所受的残酷摧残和剥削。从“一粒粟”化为“万颗子”,形象地写出丰收的景象。在这丰收的年头,照理农民该丰衣足食了吧?谁知末了却是“农夫犹饿死”。这真是让人触目惊心啊!一个“犹”字,更是发人深思:处于社会底层的农民,既要受唐朝中央政权的控制剥削,又要被地方割据势力压榨掠夺,双重的压迫,使他们饥寒交迫、白骨露野。

米勒出身于农民世家,在他眼里,大自然有着“无穷无尽的壮观”。 1849年,35岁的米勒举家迁往巴黎郊区的巴比松,在这个穷困闭塞的乡村,他一住就是27年之久。米勒对大自然和农村生活有一种特殊的深厚感情。他每天早起晚归,上午在田间劳动,下午就在昏暗的小屋子里作画,生活异常困苦。但他爱生活、爱劳动、爱农民,他曾说过:“无论如何农民这个题材对于我是最合适的。”27年的农村生活,是米勒一生中创作最为丰富的时期。《拾穗》便是米勒在此时期创作的名画作品。

《拾穗》描写了一个农村中最普通的情景:秋天来了,金黄色的田野看上去一望无际。麦收后的土地上,有三位农妇正弯着身子,十分细致地拾取遗落的麦穗,以贴补家中短缺的粮食。她们身后那堆得像小山似的麦垛,似乎和她们毫不相关。第一眼看到这幅油画,我就禁不住地吟诵起了“春种一粒栗,秋收万颗子。四海无闲田,农夫犹饿死。”

我虽然看不清这三个农妇的面部表情,但米勒却将她们的身姿描绘出了具有古典雕塑一般庄重的美。三位农妇的动作,既有身姿的角度美,又有劳作的动态美,好像是一位农妇拾穗动作分解图。扎红头巾的农妇,一只手正快速地拾麦穗,另一只手紧握着一大束麦穗往系在腰间的麦袋子里装,她已经捡了一会了,袋子里小有收获。扎兰头巾的妇女,已经被不断重复的弯腰拾穗动作累坏了,她显得疲惫不堪,将握有麦穗的左手紧贴在自己酸痛的后腰上,来缓解腰部的疼痛。扎黄头巾的妇女,侧脸半弯着腰,左手攥着一把麦穗撑在自己左腿的膝盖上,常年的艰辛劳作严重损伤了她的膝关节,强忍着骨痛仔细地寻找着遗漏的麦穗。近处的三位农妇与远处的人群形成显明的对比。她们身着粗布衣装,脚穿笨重鞋子,谦卑地躬下沧桑的身躯,葡行在麦田里搜寻找着遗漏的麦穗儿。然而,这幅内容朴实的油画却给我们带来一种震撼心灵的凝重感。

在画面上,米勒使用了迷人的黄色调,红、蓝两块头巾那种沉稳的浓郁色彩也融化在黄色中,布置在画面左侧的光源照射在人物身上,使她们显得愈发结实而有忍耐力。或许长时间的弯腰劳作已经使她们感到很累了,可她们仍在坚持。尽管脸部被隐去了,而她们的动作和躯体更加富于表情——忍耐、谦卑、忠诚。整个画面安静而又庄重,牧歌式地传达了米勒对农民艰难生活的深刻同情。 

诗画惊人心——从李绅《悯农》和米勒《拾穗》谈起 - 晨钟咚韵 - 晨钟咚韵的博客

  

而这幅表现农民境况的《拾穗》在法国展出后,却引起了资产阶级舆论界的广泛注意。一些评论家说:画家在这里是蕴有政治意图的,画上的农民有抗议声。有些人甚至耸人听闻地说:“这三个突出在阴霾的天空前的拾穗者后面,有民众暴动的刀枪和1793年的断头台。”

面对种种过激的评价,米勒在一封书信中说:“有人说我否定乡村的美丽景色,可我在乡村发现了比它更多的东西——永无止境的壮丽;我看到了基督谈到过的那些小花,‘我对你说,所罗门在他极荣华的时候,他所穿戴的还不如那山林间的一朵百合花呢!’”。

在米勒的画笔下,农民是疲惫、穷苦、终日操劳的贫困者。衣衫槛楼,肌肤黝黑,佝楼的身躯,粗大的手掌,这便是米勒要为之呕心沥血地赞美歌颂的法国农民的形象。正如罗曼·罗兰所言“他们日复一日地劳动,来养育这伟大的民族,他们日复一日地劳动,来缔造这美丽的国家。”

从“锄禾日当午”的农民身上,从昏黄暮色下辛勤捡拾穗粒的三位不知名的农民妇人身上,我们看到全世界各地农民生活的切身写照。李绅的诗和米勒的画得以跨过时空,引起不同地理、文化、种族人们的共呜,不正呈现了人性最高贵的道德情操吗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12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